青木音子

当我饭的爱豆越来越多的时候,发现次元壁这个东西真的是不存在的。

【翔润SJ】 ただいまー

才不会说是因为今天学到了几个很撩的句子才想写的
小段子一发完就不打tag了hhh
希望有缘人能看到www
不合时宜的时间设定,一个总会在夏天唱圣诞歌的lo主大概总是非常不合时宜(望天
手机码字格式怪怪的还请见谅
*半架空

今夜圣诞。
昨天是相叶那家伙的生日,大家久违的私下聚在一起好好庆祝了一下。步入三十代,大家都有各自要忙的事情,总是聚少,而又格外容易陷入怀旧的情绪中。

这是他和松本在一起的第二十个年头了,樱井想。马上,要是第二十一年了吧。人生的大半部分,都有对方在身边呢。

今夜圣诞。
因为紧急的工作任务松本一早就去了横滨。恐怕今夜是回不来了。
回到两个人共同的家里,对着冰箱里不知什么时候松本偷偷塞进的牛排和意面发了一会儿愣。那家伙,要是在的话,今晚一定是想要给他一个惊喜的吧。

短信的收信音,简单的两声,但却是特地为那个人设置的。
“翔君,横滨的夜果然很美呢。”
附了一张照片,背景是那个著名的摩天轮。润的鼻尖冻的有些红,眼睛亮亮的,胜过每一颗天上的星,每一点地上的灯光。
他忽然有些自嘲起来。一直以来心中的约会圣地,他似乎,没有和松本一起好好去过呢。

今夜圣诞。松本在横滨,他在东京。哪怕世界各地跑遍,他却觉得今夜,横滨和东京的距离格外的远。

“翔君-”他看到短信最开头的称呼,忽然想到初见的时候,那个还有些包子脸的男孩子,带着奶音的说:“翔君是我的翔君,是不会把他让给任何人的。”


君の声が聞きたい。(想听见,你的声音)

他又想到,那年松本的毕业式,他大老早的跑去了松本家,自己也说不去缘由的。松本去学校以后他睡着了,等松本回来的时候睡眼惺忪的对他说了句“おめでとう。”他却笑的像个小太阳,兴高采烈的递给自己一个扣子。“给,翔君,我衬衫的第二颗扣子。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哦!交给你啦!”

君の笑顔が見たい。(想看见,你的笑颜)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调处拨号界面,按下那个最熟悉的快捷键。

“翔君。”带着一点困意和疲倦。
心里突然就暖起来了。他想告诉他他多么想他。话出口只是一句:
“圣诞快乐。”
电话那头他轻笑了一下,“嗯,圣诞快乐。
“所以,你准备好接收你的圣诞礼物了嘛?”
樱井有些愣神,坐在偌大的客厅里,他似乎听到了门锁轻微的咔咔声。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
他们在没有槲寄生的门廊下交换了一个亲吻。

今夜圣诞,什么样的奇迹都有可能发生。
お大事な人はすぐそばにいる。(在意的人,就在身边)


编织观后感www

4月14晚上去看了toma的编织呢!
场内大概都是迷妹hhh
看到几个背A团con包的妹子
进场的时候前面妹子在聊抽票
退场的时候后面妹子在聊杰尼斯杰尼斯
当然大家爱我茄www
都是迷妹的点都很一致呢
一起kyakya一起笑感觉最高!
进电影院的时候总觉得这个格局似曾相识仿佛自己曾经梦到toma的场景就是这样的hhh,虽然知道无理但是还是小小期待了一把呀(虽然最终也没有奇迹发生hhh)
一直坐到了放完cast表,最后一秒,嗯

来谈谈电影本身吧www
伦子(toma饰)出来的时候真的就是,啊她是天使!
用牧男(健太郎饰)的话来说的话,“当你喜欢上像伦子那样的人的时候,性别已经不重要了。”
伦子(りんこさん),一位性别认同障碍者,出生的时候是男孩子,长成了一位出色的女性。
“这并不是我的错,是上帝在创造我的时候犯了错误。”
一位伦子看护的老爷爷说
“这双手的主人,是一个心理纯净的人。”
“当我愤怒或十分沮丧的时候,就做这个编制,一针一针,慢慢就平静了。”

除了对性别认同障碍者的关注,有关青少年对同性的爱慕,家庭教育等等方面的话题,也非常好的融合在电影里面。

这是一部非常出色的作品,时刻准备买box嘻嘻嘻

【翔润SJ】从草莓大福开始的恋爱剧II

前文:I

万年坑王...

OOC瞩目...越来越OOC

主播x和式甜品师

BGM推荐 KinKi Kids 停電の夜には

ps:有没有红担gn愿意给科普一下翔君喜欢的甜点和饮品QAQ

———————————————————————

夏季的梅雨总是让人感到不快的,这天的雨下到了傍晚将近六点半还没有停歇的样子。

好巧不巧的又赶上了停电,主播先生便也打消了加班的念头。正思考着这多出的时间要如何安排,脚步不由自主的挪到了那家和果子店前。

温暖的光线透过树叶的缝隙传过来,没那么强烈,更让人感到放松,仿佛湿热的空气跟着散发出雨后阳光的味道了。

店门口挂起了煤油小灯,照着门前的石子小路。店内的几张桌子摆着香薰蜡烛。

即使是停电的雨天也不能给人们对糖分的热爱带来什么影响。

樱井翔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刻意挑了一个可以看到料理制作台的位置。

店里多是女孩子,烛光映着的年轻脸庞总是朝向着料理制作台的方向,不时发出点吃吃的傻笑和同伴切切地低语些什么。

他忽然意识到,似乎看过的每一篇美食评论里,都会或多或少的提到的:“这家店的店主长得超帅!”或是“就像是少女漫画的男主一样帅呀~”附上很多可爱的颜文字。

结果来品尝美食的心思也不纯粹起来。樱井翔不由苦笑了一下,三十代的大男人莫名产生的少女心情是为什么。

松本店长低着头专心的做着抹茶提拉米苏,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

嘛,每天的客人那么多,不乏著名俳优和艺能届的大物,自己也许不过是个有些冒失的普通顾客而已。

这时走过来一个小个子服务员,有些黑暗的环境中一双大眼睛显得水润明亮。他有些不客气的把清茶放在桌上,递上菜单。唔,这家店的服务生颜值都那么高啊。

“在盯着我们家J看个不停之前好歹点些吃的吧”,小尖嗓有些愤愤的语气。

“呃…好”还没有来得及腹诽“我们家J”这样的称呼,却委实被小尖嗓给震慑了一下,“呃…一份抹茶瑞士卷,一份草莓大福谢谢。”

二宫和也走进厨房后门把单子递给松本润,“天呐J,我知道你从小到大都招姑娘喜欢,结果现在连男的都招来了!”

“瞎说什么呢,你确定不是来看你的,那么多迷弟。’啊,看着小和我能再多吃一份抹茶提拉米苏’什么的。”一边给瑞士卷缀上草莓一边毒舌回去。

“我也不是一直跑火车好不好,喏,就那边,长的还挺人模人样的,嗯…蛮像那个新闻主播的。”

听到“新闻主播”几个字下意识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正好撞上那个人凝视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冲他微笑了一下,又局促的低下头去,随手多拿了几个草莓装饰在了盘边。耳廓悄悄的出卖了主人害羞的心思。松本润想了想,从冰箱里取出了比利时巧克力。

————————————————————————————————

樱井翔目不转睛的盯着料理台后的人,从发丝到指尖的优雅。他不会意识到自己目光如水,嘴角不自觉的噙着的笑意。靠着蜡烛那并不明亮但足够温暖的光,他又一次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天使。

他看见松本先生微微抬起眼,和他撞上了视线,那一刻昏暗的环境中仿佛只有他们两人,旁边女孩的窃窃私语声消失了,小个子服务员的脚步声消失了,甚至,料理台也消失了。短暂的一瞬,他们仿佛随着不存在的音乐跳了一曲华尔兹。他没有错过他眼中的一点害羞和欣喜。他忽然意识到其实他还不知道松本先生的名字,除了小个子服务员口中的“J”。

“久等了,你的瑞士卷和草莓大福。”小个子服务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樱井翔注意到大福精致的瓷盘下压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上次没能来得及给您泡茶,这次请务必和茶一起尝一下大福的味道。”

喝一口茶,微苦而醇厚的味道。咬一口大福,巧克力的苦涩混合着草莓的酸甜和糯米外皮的清甜。再喝茶时,余味缠绵的绕着舌,慢慢归于平静,留下回甘的味道。Bittersweet。像是三弦和小提琴的合奏。

“多谢款待。”他拿出纸笔这样写到,偷偷把松本的那张字条夹进了自己的手账。留下钱和足够多的小费。

他走出店的时候听到了前面两个女孩的谈话:“情人节限定的那款草莓大福真的好好吃啊,现在回归豆沙了呢,可惜现在没有了…要再吃只好等明年了呀…”“欸…我上次没吃到呢,残念…”

?可是我分明吃的就是巧克力酱裹得啊?某人在心里这么想到。半刻困惑,我们的主播先生在黑夜露着八颗齿的笑了。

“嘛,J,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为了那个盯着你看的男人做巧克力草莓大福,还用的是比利时巧克力!但是看在他小费那么大方的份上还算他识相。”

“撒…谁知道呢…”松本润喃喃到,不知道是在对二宫说,还是对自己。


对于我来讲
爱他们,买碟买周边,和他们结不结婚是不相关的
一切都还没有定论,虽然嚎了叫了难过了又笑了一阵
但是其实千万种心思现在只有一句话
什么时候出碟🙂

【翔润SJ】从草莓大福开始的恋爱剧I

主播x日式甜品师

架空paro

小甜饼

大概打算写个3-4章的小短篇

*OOC瞩目!

各种bug还请指出!

 ——————————————————————————————

春寒料峭的时候,樱花还没有吐露花苞,然而恋爱的粉红气氛已经萌动起来。

今天是情人节,几乎各处都是华灯溢彩,商家们也分分借机推出各种限定活动。

晚上10点,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主播先生check了一下自己的手账,难得是一个无安排的闲暇的夜晚,愉快地想着要吃顿好的。

走在繁华的大街上,看着各处醒目的标语,身边走过一对对商量着约会计划的情侣,樱井翔才忽然意识到明天就是情人节。

虽然不乏爱慕者,但作为一名长期没有恋爱对象的黄金单生汉,樱井翔表示他并不是很希望感受虐狗的气氛。有些沮丧地走着,等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己拐进了一条老街。

这条街上,零星还亮着灯光的,似乎只有散散的几家居酒屋,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昭和风。还有一家,或许你也知道,最近在ins上爆红的和果子店“Sugar and Salt”。

店铺被树木半遮着,黄色暖光的店名似乎并不显眼。但是在这样昭和风的大街上,忽然撞入眼帘的一串英文字母,还是引起了我们主播先生的注意。

“欸!这不是那家超有名的甜品店嘛!“新近甜食男子樱井翔不禁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大树杈。

走近发现门上还挂着“open”的小牌子,”超~lucky~“他觉得自己心中的小人已经在飞翔了。

推门进去是一盆松树盆栽。黄色的灯光使得室内温暖而明亮。

店铺不大,设计成半开放的样式,顾客可以透过玻璃欣赏甜点师制作的过程。

(欸…没有人么…果然还是背运么…啊…吃不到甜点真伤心…话说回来门就这么开着真的好么……)主播先生OS。

转身准备走的时候他忽然看到玻璃后走出一道白色的身影,吓了一跳的同时发现仿佛对方也被吓到了。

“额…您好?”

有些可爱的小奶音。平复了一下因惊恐而猛跳的内心。樱井翔抬起头露出一个得体完美的微笑,“您好,抱歉这么晚打扰了,我看店面还…开着…”他撞上了一双迷人的桃花眼。

哦,上帝,他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了。

但是大家要知道,他是樱井翔,是那个见过各界名人,各种场面的优秀主播,于是他表面依旧保持着那迷人的微笑,非常好意思的开口“请问我能要一份甜点吗?”

桃花眼的主人有些抱歉的眨了眨眼睛:“樱井桑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我的疏忽忘记把牌子换成off了,现在其实已经打烊了…”

哦…眼神迅速暗淡下来了…

“嗯…樱井桑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愿意试吃一下我今天研制的新品嘛?”

(当然!哦天呐他是天使! )

“我很荣幸。”主播先生微笑着这么说。“欸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姓樱井,我想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嘿嘿嘿,没有人会不认得晚间新闻的主播大人的。“他发出很可爱的笑声。”鄙姓松本,是这家店的店长和甜点师。“

松本润端出一个精致的小碟子,里面是两枚大福。

“这是今天试验做的草莓大福,想作为情人节特供新品推出试一试。“

他又抱歉的端出了一个玻璃杯,“来不及给您泡茶了,不嫌弃的话请喝写苏打水吧。“

大福单看外表非常普通,如果不是松本桑事先说明,樱井翔根本不知道它是草莓大福。

(对于情人节来说这外表似乎有些普通了吧)他这样想。

他先尝到了软糯的外皮糯米独有的清甜香,而后是一点微苦又甜蜜的味道,接着他找到了酸甜可口的草莓。啊是巧克力!没有用传统的豆沙包裹,而是改用半流质的巧克力酱。三者的味道有些冲突又意外的平衡。

“我觉得它非常棒松本桑!“

松本润露出一个有些害羞的微笑:“我想尝试一下西式和和式的结合,巧克力又正好符合情人节的主题。“

“它的味道无可挑剔,可是既然是情人节,您不觉得它的外表更华丽一些会更好么?“

松本店长笑着摇摇头,“看似平淡的外表下那样苦涩又甜蜜的复杂感觉,才是恋爱的意义所在不是么?“

樱井翔喝了一口苏打水,大福的甜味被苏打水的咸味冲淡了些,像潮水一样的感觉过去以后,回甘的味道似乎更加浓烈。就像是,爱情。

(为什么,一家和果子铺的名字会叫sugar and salt呢?总觉得,松本桑有很多的故事啊。)

“您说的很对,多谢招待。“

“欢迎下次光临。“

(那么,我的天使,这个问题,留到下次再问你吧。)



【翔润SJ】童话与老梗

迟到的生贺

#本来是个正经文的,被我扯成了无厘头童话

时间点是小润恶搞门把起床事件

⚠️有微微微的竹马和奇怪形式的kk出没,注意避雷哦

 

樱井翔是一棵小樱花,离他隔那么一棵树的地方是一棵小松树。

“你好~”他飘落几片花瓣,向小松树打招呼。

小松树抖了抖,好像打了个喷嚏。“你好…额,抱歉,我似乎有些花粉过敏。”

不算太顺利的初见。

“你叫我翔君就好了。我可以叫你ma酱嘛?”

小松树害羞的晃了晃叶子表示同意,虽然他很好奇为什么一棵樱花会叫翔君。

“翔君。”

这一声叫的小樱花的心跟着他的花瓣一起飞翔了起来。

后来他们还遇到了爱钓鱼的智喵,喜欢金闪闪的东西的柴犬和也以及他的竹马大兔子爱拔拔。

智喵有时候会拎着他的金枪鱼来和小樱花侃大山,今天又钓到什么鱼啦,水面的波纹和天气啦等等等等。

而柴犬和也则特别喜欢小松树。

“啊,我从未见过如此婀娜多姿的松树呀,他的果实会不会是金色的呢?”                                                                                                                      

于是大兔子爱拔拔绕着小松树跳啊跳,“小松树啊小松树,请你快快长大,把你的金色果实送给和也吧!”

可是有时候,智喵去钓鱼了,竹马的两只去别处寻宝了,便只剩下小樱花和小松树。

时间过去,他们各自成长,却一直隔着一棵树的距离。

“翔君的花真美呀。”

“不如月光照着你时的美丽。”

他们总是没有多的话,欲说还休,又好像彼此都懂了。

不远处一朵橘色的向日葵见了,看向他的相方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啊,谈个恋爱真费劲,非要隔着那么点距离干什么呢。“

浅黄的向日葵听了,微微一笑:“又何妨,爱的心意啊,不管隔多远距离也是可以传达到的。”

“嘛,我不管,我们可是在还是种子的时候就在梅树前立下要在一起300年的誓言的呀。”

 

樱井翔从梦中醒来,他听到aiba小声的抱怨和nino的嘟哝,以及,一小串轻轻的,带着点调皮的笑声,从他耳边滚过,进到他的心里。

他蜷起被子,闭上眼睛装睡,果不其然三人向他的床靠近。 Aiba和nino困倦的倒在一边,一只小小的手开始掀他的被子。他在润恶作剧之前睁开眼睛制止了他,虽然到头来还是被小恶魔的电击弄得够呛。

 

那天的后来,樱井翔问松本润

“ma酱,你为什么要看我的牙刷,最过分的是还掀我的被子?明明其他人你都没有那么整的。”老实说他有些生气,你是最看不惯我还是咋的。

“那是因为我在确认翔君的一切呀!”一个天使般的微笑。

樱井翔,今天依旧对松本润这个存在没辙。


【翔润SJ】love actually

写在前面:

第一次写SJ

从“我“视角观察SJ,类似于叙述式的奇怪写法

由一个梦改编,意识流

写完发现好像也没有多少SJ?OTZ有微量竹马

年龄差瞩目

也许还有后续,也许没有

大概算学院paro

 

见到樱井先生是在一个不太冷的春季下午,阳光很好,由身为系主任的他为我介绍学院。

即使作为一个海外回归的教师,也是知道大名鼎鼎的樱井先生的名字的。青年才俊,在各大国际性专业刊物上发表过微观经济学论文,获得过众多经济学领域权威们的赞誉。

本以为樱井先生是个严肃刻板的人,真正见到的时候的,着实被他的容貌惊艳了一番。明可以靠脸吃饭却一定要凭才华,说的大概就是他吧,于是心中的敬意油然又升了一层。

穿过庭院的草坪,我们在露天的藤椅上面对面坐下。他的眼神在阳光下显得越发温暖,微笑着递过一杯咖啡。

“新任职有什么不熟悉的地方可以随时来咨询我。“

“那真是太感谢了!“

之后他便沉默了,支着下巴注视着不远处的英伦风格的教学楼。

“学院的建筑非常有特色。”我有些局促的开了口,试图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

“嗯,确实,建校初的时候…”

下课的钟声打断了淹没了他接下来的话语,已然是黄昏时分。他又转过头去注视着教学楼了,眼神仿佛更温柔了一些,嘴角上扬。

我顺着他的视线方向看过去,在众多放学的学生中一眼看到了他。那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子,穿着白衬衫,有些不规矩地松着领口的两颗扣子,露出优美的颈部线条。浓眉大眼,微鼓的包子脸,纤细白净,半长卷发。他单手在肩后拎着书包,眉尖微蹙。虽然年轻,却有一股很强大的气场,在阳光下kira kira的像王子様。是在女生中会很受欢迎的类型吧。

“那么,不好意思,今天的参观活动就先到这里了。”

樱井先生走向那个少年,少年闹别扭似的别过头。“润。”我听见他这样叫他。

当我认识到我们那天所见的建筑并不是经济系的教学楼已经是我任职大约一周后的事情了。关系要好的英语老师临时有事脱不开身,托海归的我给艺术系临时代上一节欧洲文化课。因为是必修的素质课,偌大的教室里坐了百来个学生。但我还是一眼看到了那个叫“润”的少年。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飘舞的樱花,显得高冷而疏远。离他两排的地方聚着几个女生,用可爱的笔记本偷偷挡住半张红着的脸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却不敢接近。

果然是很受欢迎啊。他忽然转过头来,像门口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那笑容大概能融化最坚硬的坚冰,我听见有女生发出了小声的吸气声。

“大野前辈!这里这里!“大野智,这个名字我自然也是听说过的,在英国的时候看过他的艺术展。最初只是出于一个怎样的日本年轻艺术家竟能将艺术展开到英国,之后慢慢被那样的灵气所吸引和感动。

竟然能见到艺术家本人么,我忽然对这次回国的选择充满了庆幸。

下课铃响了,整理讲义的时候,有些意外又似乎在意料之中的再次见到了樱井先生。他是来接那个叫润的少年的。

“翔君,我中午要吃奶油蟹肉可乐饼。呐呐,大叔也一起去吧~”

我听见大野君发出了fufufu的笑声应了一句“好啊,叫上nino和aiba一起吧。”说着三个人向门口走去,在经过讲台的时候樱井先生向我点头道了声“辛苦了。”

 

见到那天智君所说的nino和aiba是在这学期期末的舞会上。向吧台走去的时候,听到路过的女生说着说“调酒的aiba酱好帅啊!”“nino的魔术好厉害啊!”之类的话语,便看到一个褐发的高挑青年和一个坐在吧台桌玩着纸牌的小个子青年。

“要是你下次还给我吃麻婆豆腐我就再也不要去你家陪你打电动了。”

“欸不要这样啦小和麻婆豆腐很好吃哒。“

“….“

“好吧好吧我下次做汉堡肉你一定要来啊。“

“这还差不多。“

那样亲密地谈着话,我想还是不打扰为好吧。

这时灯光暗了些,聚光灯到了舞台上,学院知名乐队KT上场了。

主唱的龟梨拿起了话筒“嗯…虽然非常对不起喜欢我们的各位,但这是,我们乐队最后一次的演出了,希望大家能够enjoy。”

最后的谢幕,华丽而颓废。

龟梨走下台,侧面瘦削的让人心疼。多少有听说过,这个坚强而脆弱的孩子的事情。

回过头的时候,看到樱井先生端着香槟站在不远的地方。

“你一定在心疼kame吧,那个孩子,确实经历了很多挫折。”

“樱井先生。”我向他点头致意。

“虽然很唐突,我还是想问一下你,对于同性的爱情是怎么看待的?”

“樱井先生,莫不是您…?”我觉得自己似乎确认了一些先前的猜测。

“是的,”他向我微笑,“我想你从国外回来,又年轻,多少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开放的。虽然真的很抱歉,但是这个话题,我觉得大概还是对像你这样不太熟悉的人容易诉说吧。”

“我和润在很小的时候便认识了,我大他5岁,就像是哥哥和弟弟的关系。他总是黏在我身后,像个小尾巴,总是’翔君,翔君’地叫着,用无比崇拜的眼神看我,逮着机会就像我说喜欢。他从小就不缺人爱,这让我更加骄傲,这么可爱的人是我的。”他又微笑了,像是看向回忆里。“你知道,作为一个年轻人,那样的时候总是觉得很受用的。我大概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他的占有欲会那么强。后来我做了教授,他就考来了我在的这所学校。这对他并不容易,在我的印象里他总是那个傻白甜的包子。可是慢慢我发现他似乎在我不知道的地方长大了,变得有些生人勿近。他在艺术系认识了大野,在棒球社与相叶和二宫打成一片。他们确实是不错的人,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会露出可爱的笑容,但是这也让我意识到,那笑容不再是我专属的了。想让他只绕着我转,这样的想法有些过分吧,意识到自己这样想的时候,便知道,自己对润,大概已经不仅仅是兄弟式的喜欢了。”

“那么,去告诉他吧,告诉松本君。我看得出来,他一定也喜欢你。”

“可是我犹豫啊,”他苦笑着摇摇头,“他对我的感情,是喜欢呢?还是爱呢?又或许只是单纯的出于习惯的依恋罢了。”

“这些话,您不对他说的话,是不会得到答案的。喜欢还是爱,爱情还是习惯,又真的有那么重要么?两个人相互吸引,觉得对方是无可替代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了不起的羁绊不是么?啊,松本君向这边来了,祝您好运,樱井先生。“

我看见一向风度翩翩的樱井先生露出了略微局促的表情,他们之间低低地似乎起了些争执,松本君气呼呼的向我这里看了一眼。最后我看到樱井先生搭上了松本君的肩,向阳台走去了。在夜幕的遮掩下,我看到他们的轮廓越贴越近。

吧台处,小酒保和小魔术师还在愉快地聊着天,大野君在角落津津有味地翻着不知哪拿来的钓鱼杂志。我看见上田君和中丸君拎着一打啤酒向龟梨君走去,三人围成一圈拥抱。

有建筑系的小伙壮着胆像艺术系的姑娘邀舞。

爱到底是什么呢?

Loveis

Actually


回归

关注我的可爱的gn们,
我回来啦

真的非常抱歉没能遵守之前的约定写完旬斗的那系列
【土下座】
并且大概也不会继续写了,真的很抱歉。

拖太久了感觉已经拾不起来了😂

以后旬斗大概会在开放点梗的时候写一写,如果有gn有想要看的请一定告诉我!

toma还是第一男神www
因为toma掉进了J家大坑。
爱着arashi,等着kt,kk成瘾。

接下来大概会写写A团cp,大概依旧有各路熟人出现
更文没有定性,文字拙劣

如不嫌弃,愿能再相遇www


有打扰到各位,实在抱歉。

【旬斗拉郎】明治东京梦华录 终章

抱歉拖了那么久

以及迟到的今年快乐!

这次是欢乐的大聚会+新出场角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章    

 这是一个难得清闲的冬日下午,花泽类穿着一身白色大衣,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散发出柔和温暖的光泽。

  经过庭院的时候,他看见高仓和大庭正在阳光下下着将棋,叶藏坐着的考究软垫不用想也知道是某人特地准备的。颔首点头致意,花泽类加快了些脚步,不想打扰这对专心下棋的恋人,他实在是想他的顺平了。  

  顺平刚刚午睡起来,还穿着单衣,半缩在被子里像一直慵懒的猫咪,他打了一个喷嚏。花泽类微笑着替他披上了自己的大衣。

   “你怎么来了呢?我听说西门家今天有茶话会,很多华族小姐都会去呢,见不到你,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人伤心了。”  

    “所以你是希望我去见那些小姐们吗?”花泽类微笑着说。

    “才不是…”小声咕哝着,红红的耳尖却将他出卖了。  

    “起来吧,我带了厨娘新考的苹果派。还有之前从英国带回来的红茶。”  

    “不如叫上叶藏他们一起吧,人多了才有意思。”

     正说着,他们就听到一个声音大老远的传来,“顺~平~”,哗啦冲进来一个蓝色的身影,一把抱住了顺平。花泽类挑了一下眉,还没来得及将来人与顺平分开,就看见段野龙哉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今天依旧是一身黑的浅草屋主礼节性地打了个招呼。“这是我的竹马龙崎郁夫,也是我的爱人。”  

    “下次管好你家的卷毛犬,不要让他挠伤我家的猫咪哦”花泽类调笑地说着,接到了顺平嗔怒的眼神。   郁夫依旧搂着顺平,一脸不明所以,“Ta酱你什么时候养狗了?”   无力地扶额,龙哉说:“没有的事,你快把顺平放开。”

  这时下完将棋的高仓和叶藏走了进来。“介意我们加入吗?”没有人能拒绝微笑着的叶藏。   于是原本安静的和室一下子热闹起来。

   顺平拿出备用的软垫,随意地铺在榻榻米上,“大家就不要客气坐吧,我们也来开茶话会。”  

  想着要独处是不可能的花泽类无可奈何地笑笑,并没有漏掉顺平句子里的“也”字,看来还是闹别扭了。

   不动声色地在顺平身边坐下,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一直背对着他的人抖了一下,后颈露出好看的粉色。他没有挣开。   

 “你们好。”平日总带有一种生人勿近气场的日向彻露出难得的腼腆,“我带了和果子来,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吧。”他身后是铃木一郎。

     龙哉看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露出了然的笑。

     丈太郎今天很不高兴,高仓奏来了以后叶藏就不能给他画漫画了。他一个人默默地在门口玩着剑玉。他不满地撅着嘴,卷卷的发梢在冬日的阳光下随剑玉上下跳动着。  

    “你好,你看上去好像不大高兴。”陌生却温暖的声音,丈太郎微微抬起了眼睛。来者是一个衣着普通的少年,大概与自己年纪相仿,带着有几分傻气的微笑。  

    不知为什么丈太郎看着他就笑了,这个人的笑很能感染人呢。“我们一起玩剑玉吧。”少年像少年发出了邀请。

     夕阳下随着剑玉的“嗒嗒”响起的还有清脆的笑声,夹杂着几句仍带着纯真的少年音的责备“哎呀,不是这样的”“你真笨!”……   

    “我叫小山一美。”终于感到有些劳累的少年停下了剑玉,有些局促地开了口,“实际上,我想拍一张你的相片,可以吗?”  

   这才看到小山脖子里挂的西洋机器的丈太郎不由有些小激动,要知道,只有像叶藏和顺平那样的花魁才有机会拍相片呢。   

   “这是我之前帮助过的一个朋友送的,他不能够走路,想让我拍给他看看外面美好的世界……”  

    听着小山絮絮叨叨的话,丈太郎不由地又绽出一个微笑。  

    照片定格的瞬间,小山觉得他第一次在黑白中发现了温暖的颜色。

       冬日里,有爱情的种子在慢慢萌发。  

  爱情对于大庭叶藏,就像是他笔下的落魄小姐与她忠诚的武士的童话般美好,即使有过坎坷,但两个人的命运就此被牢牢绑定在一起。像所有童话故事的结局一样,落魄的贵族终究和武士幸福地永远生活在一起。  

 爱情对于织部顺平来说是一场找回的旅程。他在黑暗中弄丢了他的太阳,只能凭借着一份微弱但坚强的月光在黑暗里摸索,但是月光终究是指引他找回了他的太阳。那以后的生活便是沐浴在阳光下的温暖。     

 爱情对于日向彻来说是一种冥冥的命中注定。当爱神融化了他心中的坚冰的时候,他便奋不顾身地陷了进去。对于他爱情是简单纯粹却又刻骨铭心,就像那一点沾在嘴角的巧克力的甜度,和第一次牵手时皮肤触及的微凉的温度般难以舍弃和忘怀。      

   爱情对于段野龙哉来说是一种自然而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友情会减淡,爱情会升温。他们的生活平淡又充满乐趣,因为自家那位总是不断地制造着小意外。他们熟悉彼此的每一个小习惯,还有多年老夫老妻般的默契。      

 爱情对于小山一美和丈太郎而言或许还是有些遥远的事,但是当你的心里种下了爱的种子,它总有一天是会发芽的。       

冬天的夜落下了帷幕,但是爱情随着时间不断的产生,发展,结果。在东京的天空下,奏响一曲经久不衰的百恋歌。

  End.


_________________

希望还有人记得丈太郎。。

这是答应给基友的生贺

虽然是平淡的谈谈恋爱,甚至不乏狗血,也希望能在冬天给大家带来一点点温暖。

这大概是目前为止写得最用心的一篇。所以很希望听听姑娘们的意见,私信或留言都OK

附上全文文档,txt和word都有,如果有想要的姑娘请不用介意自取(因为是pad不知道怎么做超链接还请复制粘贴)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468618380&uk=1652057087


最后祝大家在新一年中找到自己的爱情,新年快乐!


【旬斗拉郎】明治东京梦华录 第四章

之前跟基友夸下海口说要双更…虽然有些力不从心但还是要遵守诺言!

本章是段龙家甜甜的日常。老梗出没。

_______________

   早晨醒过来的时候,郁夫窝在段野的怀里睡得正香,一条腿不老实地搁在段野身上。段野记得小的时候,郁夫睡相就不好,晚上老是踢被子,然后被冻醒。这个时候就会有一只冰冰凉的小脚伸过来,郁夫就巴巴地望着他,求段野让他挤一个被窝,这样就不冷了。所以每年冬天的时候,他们都是挤一个被窝睡得。

    这个习惯到成年过后也没有变,只是昔日的竹马竹马,变成了今天彼此的爱人。

    段野记得那年夏天,他的父亲牵着郁夫回来,然后告诉他,从今以后他便是你的学伴。他们一起去结子老师的私塾上课,一起闯祸,一起偷吃结子老师做给大家当午饭的蛋包饭…郁夫像橡皮糖一样黏着他,在他后面Ta酱Ta酱地叫。郁夫是个小哭包。那个时候他把自己得到的当作奖励的糖果分给了郁夫一颗,郁夫“哇”地就哭了,倒唬了他一跳。他还纳闷着的时候,郁夫哭皱着脸,一边抽噎着一边说“Ta酱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让段野觉得又无奈又好笑,于是后来就老爱捉弄郁夫。

    按父亲的意思,是要郁夫以后作为段野的助手帮他打理浅草屋,段野也认为这再好不过。但是有一天郁夫眨着kirakira的大眼睛,认认真真地告诉他“Ta酱,我想做一个警察。”这个时候,段野才意识到,郁夫不再是那个老是黏着他的哭包,而是一个独立的少年。于是他劝说他的父亲让郁夫读了新式军校,他们便分开了。

     后来,段野听织部说笑话似地说,昨天来了一队警察说是要查证,问了些有的没的,点了些清酒。其中有一个自然卷真是太有趣了,他前辈告诉他他们来取证的不必付款,这小子却在他前辈走后老老实实付了酒钱,明明他自己一口酒也没喝的。

     段野想想,莫不就是郁夫了。第二天警察们又来的时候,段野去看时,可不是郁夫么。彼时郁夫被围在一群色子中间,面红耳赤的,忽地抬眼看到他,像得了救星似地扑过来。

“Ta酱!”

“怎么,今天也来查证么?”段野戏谑地笑

郁夫摇摇头“不是的,案子早结了,最近没什么事,前辈说要来喝花酒。”

“你现在是住在屯所里么?”

“嗯,大家住集体宿舍,还挺热闹的,只是冬天有点冷。”

“呐,我说郁夫,你要不还是回来住吧,这里随时欢迎你。”

  看着郁夫又快哭出的表情,段野想,真好能,他的郁夫没有变。

    他们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似乎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谁也没有说出那句喜欢,但彼此心照不宣。他们绝对信任着对方,便不需要所谓的诺言。

    当竹扫帚扫过石子路的声音想起,阳光从窗口找进来,郁夫被段野轻轻地摇醒,迷蒙着双眼软软的说了句早安,得到了一个轻轻的吻。

    “要去屯所了哟,郁夫。”

     他替他围上白色的羊绒围巾。围巾是日向彻从英国带回来给他的,贵重得很,段野便把它给了郁夫,他自己照旧戴他那条黑的。

    “我走了哦,Ta酱~”围巾挡住了小半张脸,只露着圆圆的眼睛的郁夫看起来如小动物般可爱。

    “一路顺风,还有,你忘了这个。”

  恋人的吻,即使隔着围巾,也有着像是春日的阳光的温暖。


               わが衣手に 雪は降りつつ 犹见白双袖,飘飘大雪扬。(摘自《小仓百人一首》)